理智派

 

[KT]上春风的课 26

嗨呀感天动地😭

云撰:

我回来了~


全篇无虐呢!真是没想到(


——————————————


26


“我可不可以……”


“不可以。”刚面无表情地站在门边,把手上光一的书包递过去,好整以暇地看他磨磨蹭蹭把包背上,在室内外交界的冷热空气中微微打了个寒颤,“明天见。”


光一还没死心,目光越过他的肩头看向门内,“口渴,刚刚一直没喝水,这儿都看得见我的杯子——”


刚一个没忍住偏头笑了,上虎牙抵住嘴唇。


“……好笑吧,”光一也有点不好意思,半是懊恼半是撒娇地往前凑,“我也是很努力地在想借口,干嘛非这么严格……”


“不严格你能赖到明天早上,”刚左手食指抵住他的肩膀,脸往后退了十厘米,“听话,快回去。”


虽然语气温柔了点,但意思还是雷打不动。光一半真半假地叹了口气,“……我真的口渴。”


刚看着他,憋着笑从口袋里掏出几个硬币来递过去,“拿去买果汁喝,别跟长濑学喝那么多碳酸。”


光一看看他的脸,又看看硬币,似乎是想了想才“哦——”了一声,做伸手接过状,却在他伸手过来时一把抓住了手腕。


硬币全都散到地上,两个滚进花园泥土里,一个打在刚的鞋面上,一声轻微的闷响。


“不要喝饮料,”光一红着脸,但是半寸不让,和刚的距离近在咫尺,“要、呃、想——”


破廉耻的话还没说出口,脸颊被刚一手掐住,索吻的俊脸变成可笑的怪相。


“我答应你了是没错,”刚晃晃手上好不容易揪起来的肉,半玩笑半认真地说,“可没答应什么都做,知道了吗?”


光一讪讪地摸了一下被揪红的位置,垂头丧气地看了他一眼,似乎有点生气,转身往院门走。


刚定定地站在门口看着,似乎真的没有再开口的打算。


……真的什么都不说吗。光一偷偷撅了下嘴,真的生起气来,打算头也不回走了拉倒。


“等一下。”


撅起的嘴立马平复,成了一条强压喜悦的直线,“……怎么?”


刚走出来,被冷风吹得眼睛一眯,步子却慢慢吞吞。


“挺冷的,”他走到光一身边,伸手把他揽过来,轻轻抱住了,“是不是?”


光一的下巴和脸颊紧紧贴在他的肩窝脖颈之间,含混地“嗯”了一声。


“明天给你带便当过去,”刚摸了摸他的头发,“好吗?”


光一叹息着,然后又深吸了一口气。


“嗯。”


 


人走远了,刚冷得往手上直哈气,赶紧进屋关了门。


客厅的茶几上确实是放着光一的杯子,一个白色的马克杯,上面画着一个悬空坐着的熊,边上还用大写字母写了“BEAR”的字样。当初在给他找杯子时随手挑到这个,用搞怪的低沉声音说了个“BEAR!”哪知道那孩子笑得眼泪都要糊一脸,然后坚持就要这个了。


……中间几次挣扎倒也没想着把这个扔掉。刚看着上面的熊,忍不住伸出手去,把杯子拿了起来。


“只能这样,”他看着熊的眼睛,用很小的声音喃喃说着,“连我都不控制的话……得过分到什么程度啊。”


熊一动不动地维持空气座椅的姿势,静静回望着。


刚又看了一会儿,双手捧着杯子,犹犹豫豫地把杯沿靠近嘴,半是喝半是亲吻的样子,不伦不类,又不肯放下,还自欺欺人地闭着眼睛。


真过分啊我。他想。


***


 


“这本你做完了?借我看看!”安藤拽住光一手上的习题册作央求状,“这个我也有做但是遇到太多问题了不可能让你一个一个讲给我听……”


光一有点吃惊,“这本不用交上去的,不做完也没关系。”


“我知道,但是……”把抢过来的习题册放进自己书包,安藤转过头来,有点尴尬地一笑,“说来你也别笑,我……准备考K大。”


“……哦,”对于对方实力心中有数的情况下实在有点难做反应,光一木着脸点点头,“呃,加油。”


“其实……”安藤自己也不太好意思,使劲摸了下脖子后面,“我也知道,自己头脑不算好,多少有点……”


“知道不算好还不去努力,在这里说什么闲话,”一个冷冰冰的声音冒出来,是隔壁班上的学习委员筱原,光一依稀还能记得她暑假时候和城户一起追着自己问问题的情景,“堂本怕是不想打击你才没说什么,自己多少有点自觉吧。”


……是这么刻薄的个性吗?光一愣住了,疑惑地看安藤。谁知安藤那家伙非但没有生气,反而嘿嘿地笑了,“知道了知道了,我一定会去那里的。”


筱原狠狠瞪了他一眼,脸却红了,“去那里打工的话才不算!知道了吗?”


“知道了,”安藤上前半步拉住她的手,“放心吧,一定跟你一起去。”


……原来是这么回事啊。光一终于明白了其中缘由,只能默默站在边上等待放闪完毕。


 


“抱歉抱歉,”安藤嘴上这么说,双手合十做着道歉动作,却是一脸荡漾毫无歉意,“我和优子……很意外吧这个搭配?”


……这就叫上名字了是吗。光一拉开教学楼的门,此刻天色已经暗下来,户外的冷风伴随着校园里植物的味道一阵阵往人脸上扑,一时有些睁不开眼睛。


“唔……”光一稍微眯了下眼,“很意外倒也不至于。不过,说真的,要做到有点困难。”


安藤脸上笑容隐去了,看了他一眼,又看看自己的手。


“其实真要我说,”光一正了正背包带子,“K大的话,就算是她,也不是十拿九稳。”


“你说的这些,我也不是不清楚。”安藤的运动鞋轻轻踢了一下地面,“但是,这是她的愿望,我既然知道了,就要去做。”


光一一脸意外,显然没想到他会说出这样正经的话。反倒安藤有点不好意思了,推推搡搡地往前走,“干、干嘛啦这什么表情……感动吗,很感动吗?别这样啦——哎呀对女朋友说说大话总是有的嘛,说了当然就得去试试……”


“……女朋友,”光一步子一停,转头看安藤,“女朋友?”


“有什么问题吗……”安藤被他看得心里发毛,“恋爱了告白了答应了,不是女朋友还是男朋友不成——”


“你喜欢她的,”光一的脸又迫近了,“对吧?”


“不喜欢的话干嘛还勉强自己考K大那样的大学,”安藤防备地看着他,心想总不会这时候告诉我他暗恋我吧那多不好意思也不知道怎么拒绝比较不伤人心长这么好看——“喜欢,非常喜欢她,喜欢得不得了哦!”


“那,”光一的脸似乎有点红,“有亲过吗?”


……我是不是耳朵坏掉了啊。安藤心想。这人满分试卷和习题册还在我包里装着呢。


“亲过的吧,”光一显然不知道他脑子里转了多大的弯,兀自脸红了,但还是盯着他不放,“是不是?”


安藤脸上出现了羞恼和得意混合的纠结神情,手指高频率地抠脸上一颗还没好的小痘,“……嗯。”


得到确定的答案,光一放开他的胳膊。


两人站在校门口,各自散发着从属不同的恋爱泡泡,静默的气氛又尴尬又奇妙。


过了好一会儿,久到安藤差点要破功笑出来,光一突然回头,一本正经,似乎是下了很大的决心,“关于这个,我有问题要请教你。”


 


***


“你最近怎么回事,”进入美术教师之前,冈田用手上的体育测试表轻拍了一下刚的大腿,“怪怪的啊。”


“……没有吧,”刚肩膀一抖,用手拦下他的测试表,打开教室的灯,“你老关注我做什么。跟着过来就为了说这些有的没的?”


“大好的周五夜晚,当然是为了叫你去联谊……”冈田边说这句话边观察刚的神情,果然下意识皱眉了,立马变了口风,“但是没有抱太大希望,他们也都理解的。”


“他们?”刚打开抽屉,找柜子的钥匙,“佐伯,芹泽之类的?”


“是有佐伯,没有芹泽,”冈田用脚勾了一个前排的学生座椅过来,大喇喇坐下,“你是真不知道还是故意的啊,芹泽喜欢广末啊?”


找钥匙的手一顿,刚小小地“啊”了一声,一瞬间是真的茫然,“……是哦。”


“所以我才说你有问题。”冈田盯着他的眼睛,脸上显出狐疑,“这种事都能忽略忘记?什么事占着脑子了吧。”


拿钥匙的手摸到了木质的抽屉底,指甲不小心刮擦了一下,刚眉头一皱,“……不知道你说什么。”


“居然不承认……”冈田被他断然否认的态度激了一下,开始认真地追溯,“周一的中午,在食堂门口,你撞上学生,我就觉得奇怪。”


刚一愣,心里吓了一跳:他什么时候敏锐到这种程度?


“那天中午发生了什么吗,你出来得慌慌张张?”凹陷的眼窝让眼神变得更严肃,冈田正正地盯着他看。


 


 


“我觉得根本不管用,”同样的时间,光一在几乎没人的教室里,坐在安藤边上皱着眉头抱怨,“都试了好多次了。”


“要越挫越勇嘛。”安藤兴致缺缺,一边翻着光一的习题册一边敷衍地回答,“哪几次啊,说来听听看?”


光一嘴巴张开又合上,没说话。


“……说真的,我又不是跟你共用一个脑子——要是就好了——你什么都不说,接下来我怎么帮你?”


怕你接受不了。光一心想,为了你好,真的。


安藤看着他,无奈地叹气,“……虽然有点生气,但是如果你实在不想让我知道对方是谁,可以用化名,可以故意把条件说的完全相反,胖说成瘦,黑发说成茶发,18岁说成80岁。我可以不知道对方是谁,但我得知道你做了什么对吧?”


光一眨眨眼睛,沉默了一会儿,犹犹豫豫地开口,“……嗯,那,首先……是个,女孩。”


安藤差点一口血喷出来,“……这个不用讲我也知道!”


……不你不知道。光一心中反驳,然后继续胡说八道,“……比我小很多,嗯。”


“……嗯,”安藤默认为是小一点儿的高一学生,“给她取个代号吧。”


“代号……”T这么明显的不能说。光一想了一会儿,决定用他在刚家里偷看到的曾经笔名,“E君……不是,E子。”
安藤没注意他差点暴露的口误,“好,一个比你小很多的E子。那么你为了让E子和你顺利亲——”


“不要这样讲出来啊!”光一大声打断他,“……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就行了!”


“……那么,”安藤干巴巴地跳过,“你做了什么努力呢?”


光一不断地清嗓子,手背抹了好几次鼻子,才终于做好心理准备,“……你说的,排长队的时候,找机会黏在一起。”


 


当天上午有美术课下午则有教职工例会,刚前一天出门去见了朋友没有准备便当,下了课只好去食堂排队。周一中午人总是最多的,刚不得不和周围教工学生频频打招呼,脚还被踩了,心里有点无奈的怒气却不好显露出来。正在差点被挤出队列的时候,光一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了出来,从后面一把扶住他腰和背交接的位置。


“没事吧?”刚一扭头,就看见光一那巴掌大的脸,离自己只有十公分的距离,眼角独特的弯因为关心都撑大了点,靠近鼻梁处的一颗痣,嘴唇上方有一层细密密、稍远就看不见的灰短茬,以及一两个青春期常见的红亮痘痘。


周围的嘈杂潮水般地褪去了,突然只剩下他在这里。


刚有点入迷地看了他几秒钟,突然又惊醒过来,连忙站直挣脱了光一的手,“……没事。你站好。”


光一偷偷笑了一下,老实地站在后面。队列行进地缓慢,刚依然时不时会被挤到,但是这会儿根本无暇生气了,全部的注意力都不由自主地集中到后背上。只要后面人靠近,汗毛都快竖起来。


……到底是不是故意的这个家伙?刚看着周围脸熟的人群,心里又是焦躁,又忍不住有些偷偷地动摇。


如果是故意的,应该不只是——


正想着,手被人从后面偷偷拉住,捏了一下。


仿佛捏碎了什么有毒的植物种子,麻痹的感觉顺着手指、手臂一下扩散开来。


……还真是故意的。刚抽回手,此地无银三百两地摸了半天烧红的耳朵。


 


“耳朵红了,”冈田食指指着刚的左耳,“骗人的证据。”


从回忆中惊醒,刚下意识摸了摸被指的耳朵,然后拍掉他的手,“指什么指……那天食堂里那么多人,撞到人有什么不正常的。”


冈田眯了下右眼,一副找不到理由又无法被说服的样子。


“星期二的时候,下班约你你说有事,”一只手撑在桌子上,明明穿着体育服瞬间气势差点成了刑警,“结果第二天,学生说在商店街看到你在拉面店门口盯着手机——”冈田深吸一口气,憋着嗓子学女孩子说话,“‘偷偷在笑呢,是不是恋爱了呢?’”


 


 


“……这么看不算失败吧,”安藤一手撑着下巴,“还敢拉手了不是。”


光一偷偷笑了下,又苦下脸来,“一秒钟都不到手就抽回去了,超快速地结账走人,根本不看我。”


安藤忍不住笑出了声,“嗯,害羞吧。难不成当时附近有认识的人在?”


……确实。光一点点头,默默地反省:整个队里没有不认识他的人吧。


“对方要求保密,你自己不是知道嘛;”安藤安慰地拍了他一下,“之后呢,总不会就试了这么一次?”


光一回忆了一下,似乎觉得难以启齿,扭头错开目光,“……你不是说过,假装不在意地共用、用——”


“杯子啊?”安藤倒是不害羞,笑嘻嘻地问道,“这个我还真没想到,很敢嘛堂本!”


 


那是周三的晚上,广末家里似乎有点急事没法盯着自习,干脆布置了些复习重难点说第二天补讲匆匆回了家。到了这种时候想考大学的人其实也用不着说大豆自觉留下来安安静静地自习,不想考的早早背上书包和广末前后脚出校门。唯独光一,看了几眼没什么挑战的重难点,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忍不住给刚偷偷发了消息:好饿。他很清楚刚一眼就能识破这其中的没事找事和撩闲;但他同样也知道,刚两天都没有给他准备便当,一定会因为这条信息多想,想起他没人照顾,想起他曾经因为赌气饿肚子晕倒在考场……然后真的担心,从而愧疚起来。甚至,他可能也模模糊糊知道,刚会在看到消息的瞬间心中小小地雀跃起来,就像他自己一样。


他提早跑出学校,寒冷的夜风夜阻挡不住他越来越快的脚步。他最后几乎是跑着到的拉面店,上气不接下气,看着刚收起手机,脸上有点羞赧的笑容还没来得及收起,抬眼看他。


他当时就笑了起来,一边喘一边笑,慢慢靠近,在刚关切的责备声中走进店里。


“手套呢,围巾呢?”刚看看他的冻得发红的手和敞着的领口,眉头皱起来,“当时是你一定要从柜子里拿的吧。不戴就还回来。”


光一捧着热茶啜了几口,飞快地摇头表示绝不退还,然后故意用不耐烦的懒散语气抱怨,“干嘛纠结这些,饿死了都——”


也不知道有什么好笑的,刚却忍不住破功,眉头平复下来,目光盈盈地看着他,“饿了?吃这个?……这个好像有点辣,换一个……”


中途刚去了一趟洗手间。光一看着他掀开帘子走远了,回头盯着两人的碗,突然想起安藤的“教诲”,鬼迷心窍一般迅速把两人筷子和杯子换了过来。


……这样子真的不会太过分了吗。他心跳如擂鼓,手上握着对方的筷子,迟疑了半天,还是放进自己碗里,然后夹了一大口面,吃了进去。


……当然不会因此变好吃。光一自嘲地想,明明知道不会,不也还是这么做了。


 


 


“……真没看出来,”安藤简直都有点崇拜了,“变态啊你……”


光一一愣,显然不服气,“明明是你说要这么做的不是吗?”


“我没让你去偷别人筷子吧!”安藤受不了地站起来,“……服了服了,我都有点被你打动了……要换成我用优子的筷子我还真不一定下得了口——”


光一嘴张了张,又无话可说地闭上,突然恹恹的模样。


“怎么,”在这方面特别擅长的安藤想了一转就明白了,“E子没肯用你的筷子吧?”


光一没理他。显然真的是如此了。


 


……如果真是如假包换的刑侦剧主角,现在已经推理出光一的身份了吧。刚看着冈田的脸,心里默默想着。


不过无论怎样厉害,应该也推理不出那孩子当时做的蠢事。


……怎么会想到换筷子呢?当时身处拉面店的刚,一回到座位上就立马注意到了筷子不对,根本是从右边换到了左边。再一看光一手上那双,一下就明白过来。


一般情况下,会生气……至少会有点负面的反应、或想法才对。可自己只是看着光一越吃越急的样子,头发没藏住的、通红的耳朵尖,默默在心里感慨了一句,真可爱啊。


……可实在是不想就这么屈服,或者说,在他眼皮子底下暴露出屈服的事实。刚看了看放在自己碗里的筷子,又看了看面前那杯茶,想了想,把碗推开了。


“吃过了来的。”他还故意解释了一句,对着光一的方向,看着他又气恼又羞耻又要假装没事,暗自好笑着。


起身要走了,光一不知是害羞还是失落,一个人先闷头往前走。刚坐在位子上看着,终于没绷住笑了,拿起被换过的杯子,喝了一口。


“……干嘛呢,”光一回过身来,虎头虎脑地,“快点。”


“嗯。”刚神色自然地放下杯子,跟了上去。


 


 


“哦,哦,哦,”冈田激动地又伸出指头指着他,“又笑了,又那样笑了。”


刚抿平嘴角,拿着钥匙站起来,“你老这么指着我,在学什么刑侦剧一样,有点好笑。”


“……好像还真是,”冈田看了一下自己的姿势,“俊文那家伙每天偷偷看的那个……那个什么什么刑警,不知不觉就——不对吧,转移话题呢你?”


刚已经转过身去开始查看柜子里的备用品了,嘴巴里念念有词,根本没管他。


“真要没恋爱就去联谊啊,”绕了一大圈又回到这个话题,冈田依旧没放弃,在后面试图用激将法,“去认识女孩子啊?这么多可疑的点,要不是恋爱那就得是被勒索了吧!”


忍不住在脑海里把光一和勒索犯的形象融合却未果,刚面部肌肉抽动了几下堪堪忍住了笑,“你这样倒是显得格外年轻,心态上。”


“我难道不是在做好事么,”冈田在后面咕哝,“要真没骗我……看你这种的居然每天一个人,上班一个人吃饭一个人,回家没人等……我都觉得想不通。”


他说了这么些,刚一个字也没听见,只顾愣神地盯着柜子角落,默默定住了。


 


 


“之前的都是铺垫,记得吧?”安藤把一个字没看进去的习题收进书包,不放心地拍拍光一的袖子,“见缝插针、存在感满满地给足暗示,最后约出来——”


“如果,”光一背上书包,忧愁地看着地面,“不来呢?”


安藤笑了,半是嗤笑半是安慰,“我说你啊……”


“不来了难道就放弃?怎么可能嘛对不对。要是不来,就再试,还不来,接着试,绞尽脑汁想办法;明明是答应了告白,没道理这种事不答应。”他抖抖自己书包里厚厚的学习材料,“反正你的脑汁怎么也比我多,没道理我能行你不能,对吧?”


 


 


角落里是一瓶红色的颜料,半旧不新的瓶身压着一张轻飘飘的、从习题册上撕下来的纸条,上面的字又大笔画又粗,即便在光线不足的情况下刚也能一眼认出是谁的笔迹。


“……喂,”冈田在后面抱怨,“你是不是根本没在听啊?”


刚动了动,头扭过去,“你刚刚说什么?”


冈田翻了个白眼,“我说,反正也没人在等你回家,跟着去又有什么关系!”


刚笑了,悄悄捏住写着“在家里等你”的纸条,揉进手心里。


“还是不了,”他关上柜子门,“玩得开心。”


 


 


离12月没几天了,夜色早早渗进天幕里,夹带着透心凉的冷风。刚却只是带上帽子,慢慢地往家里走,就好像怀揣着一块灼热的炭火,不仅不怕冷风,甚至还惹人恨地盼望着风能给炭火降降温,冷静一点。


……冷静不冷静的,反正也是要回家的。他步履轻快,好像丝毫不受天气的影响,藏在围巾后面的嘴角忍不住一直往上翘。


大概还是怪冈田。他心中偷偷地把责任推给同事:说什么联谊,当然不能选,那就只能回家了。


不知道那孩子在做什么,在做吃的吗?还是瘫在沙发上玩手机、打游戏?


其实多少有点预感,可能又会像之前那几次,搞个小突袭、做点小蠢事,出乎意料,然后自己先不好意思。


但是没关系。他裹紧围巾,仿佛真的有一块炭火,温暖又灼人,让人不舍得让它熄灭。


他在那里等我,还要什么所求呢。


 


 


到了家,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刚哆嗦了一下,从口袋里拿出钥匙,好不容易打开了院门,就看见光一从室内打开门,站在门口,隔着小小地前院看着他。


刚忍不住快走了两步,从口袋里摸出那个纸团扔了过去,“我没有看到,然后没回家,或者理解错误,以为是你家呢?”


光一接住了纸团,没有打开看就塞了回去,没回他的话。


刚继续往里走,“家里是不是没有吃的了,你去冰箱……”话没说完,手被突然攥住了,力道比平日里还大。


“不是没考虑过,没看到…理解错误,之类的,”光一呼吸有点不稳,“我就想,赌一把。”


刚隐隐有了预感,想把手抽回来未果,整个人被用力拉了过去,顺势就被推在鞋柜和门的角落里,毫无防备地被吻了,还不是像当初告白时那样亲昵纯粹的“亲一下”,是彻彻底底由内而外被舔舐吸吮了个干干净净,无论是嘴唇还是舌头动作急躁毫无章法,手跟着囫囵扯开外套掀开衬衣,热度与才从冷风中归来的人形成鲜明对比,烫人的程度与心中炭火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最终汇到一起。


“……我等到了。”终于在快要窒息的间隙,一个吐息夹带漏出了这样一句,又喜悦又难过的话音。

  517
评论
热度(517)

©  | Powered by LOFTER